• g1banpc.jpg g1banph.jpg

    开放 坚持 与时俱进

【媒体看华友】桐乡团队,在海岛上建了一座现代工厂!

  • 2024-06-24

  • 浏览量:582


当落日为梭罗河镀上一层金,已近深夜的嘉兴港码头,一艘来自印尼的货轮,满载着华越项目生产的氢氧化镍顺利停泊。这些氢氧化镍将以最快速度被输送至国内各基地的生产线上。

 

而在几千公里外的印尼大k岛上,由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华越年产6万吨镍金属量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依旧灯火通明,巨大的钢结构厂房里,机器的隆隆声此起彼伏……

 


这座灯光闪耀下的现代工厂,曾创下了一项行业纪录——全球单体最大的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

 

  在这个“全球最大”背后,隐藏着数以万计的工作者,华越项目副总经理邓永贵就是其中一员。从桐乡出发的他们远赴异国,克服千难万险,在海岛上建起了一座现代工厂。

 

咸湿的海风迎面扑来,夹杂着远方传来的汽笛声和船只引擎的轰鸣……2021年,邓永贵作为生产和技术管理人员,初次踏上了这座充满生命力的海岛。面对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他心里没有害怕,反而有种想要迎接挑战的冲动。


 

然而故事的开局异常艰辛。

 

低品位红土镍矿的冶炼是公认的世界性难题,被誉为“有色金属冶炼塔尖上的明珠”。项目启动之初,面对着“工艺风险、投资额高、设备短板”的不利局面,很多人对华友钴业打造全球单体最大的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持怀疑态度。

 

“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这里并肩。”没有成熟的经验借鉴,那段时间,华越项目团队挤在宿舍办公,边摸索边施工,挑战“不可能”。

 

海外大项目是“肉骨头”,也是“硬骨头”。项目设备都是非标设备,很多工艺也是首次使用,项目在实际使用和生产运行实践过程中出现很多问题,又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供借鉴,华越项目团队只有在生产过程中不断地摸索改进、创新完善。

 

印尼一半的月份都是雨季,这一时期刚好与全场设备电气安装施工高峰重叠,施工现场经常遭到几场大雨甚至暴雨的袭击。除了气候因素,印尼地区施工所需材料、工具紧缺,给项目推进造成层层阻碍。


 

为了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抓住不多的黄金施工时期,建设团队加班加点,陆续完成了钢结构安装、浓密机及桥架安装、厂区综合管网、管道、设备、电气安装等调试工作,工地面貌实现了“一天一个样,三天大变样”

 

进入生产调试期,刚解决完老问题,新难题又冒了出来。由于整个项目吃的是“百家饭”原料、矿物特性变化莫测,技术团队经过连续实验和技术攻关,敲定新型还原剂,在提升稳定性的同时降低成本。

 

对种种影响产线的关键技术问题和生产瓶颈,华越项目团队通过自主创新等举措,实现解决问题和平稳生产的兼顾。

 

从2020年3月1日开工建设,到2021年11月28日首批合格品的下线,是这支团队500多个黑夜白昼的风雨兼程,500多个日出日落的全力奋战。

 


知难而进,以苦为乐,苦干加巧干,团队战胜了一个个困难,2022年,华越项目仅仅用了4个月就达产达标。2023年华越项目单月产量更是突破7100吨,产能超设计产能40%以上。

 

 

  “我们用一流的质量和速度,让华越项目在印尼成为‘中国速度’的代名词!”邓永贵永远记得第一船粗制氢氧化镍产品运回国的场景,那艘船上,载满的是近万人一起昼夜奋战的战果。

 


荣耀之外,更多的是漫长与平淡。项目团队里,80%的中方人员超过一年时间没有回家,默默坚守,将热爱化作建设力量。

 

今年1月11日,随着成品矿浆被源源不断地输送至18米槽罐进行贮存,标志着华越SCM矿山选矿厂和长距离管道输送项目投用。至此,华越项目也终于完成了采矿-选矿-矿浆输送-冶炼全工艺流程的工程闭环,华友钴业牢牢将镍原材料资源掌握在自己手里

 

“很多人觉得你在海外很辛苦吧,但是话到嘴边,好像这些辛苦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邓永贵说。


 

回看3年多的海外奋斗时光,印尼大K岛的海风依旧袭人,园区工厂内的灯光仍然闪耀,邓永贵从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奋斗在远方!